巨潮资讯网-商业新闻-金融投资最新资讯

美国社会紧急撕裂,美媒灵魂拷问:做一个美国人到底意味着什么?

时间:2021-12-27 21:17作者:未知

责任编辑:何中夫

穿红衣的“口罩斗士”

自疫情以来,关于口罩的激烈争论就开始在美国全国各地的城镇上演,俄克拉荷马州埃尼德市的口罩争议便是例证。

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2021年7月,疫情开始的第一年,小城镇埃尼德市就爆发了一场关于口罩命令的大争论。在口罩命令发布前的讨论会上,市政专员乔纳森·瓦德尔经历了一场长达三小时的群众抗议。一位妇女甚至哭着说,戴口罩让她想起了17岁时被强奸时的感觉。

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,这部分人,统一穿着红色衣服,互相打着招呼,看着有点像运动队的队员。作为典型红区,自1940年以来,每次总统选举中,埃尼德市所属的加菲尔德县都会投票给共和党候选人。

其中一名穿着红色T恤的男子说:“大家正在提出反对。”他说,观众席上的人“在过去的20年里,一直在被其他人大喊大叫,目前他们终于在这里提出了反对,我觉得他们在说,‘大家已经受够了’。”

埃尼德市,统一穿着红色上衣参加市政会议的人群

当晚,不出意料,口罩命令失败了,观众爆发出欢呼声。瓦德尔感到无奈,他说:“说实话,这实在是太疯狂了,我不知晓将来会如何。”

这场长达三小时的抗议也造就了一位“口罩斗士”——梅丽莎·克拉布特里。她是一位同意函授教育的妈妈,也是一名真诚的基督徒。

【文/察看者网 丁悦】疫情开始了多长时间,美国国内围绕口罩的口水仗就打了多长时间。伴随疫情持续,双方非但没达成协议,反而日益演变为深层次的社会撕裂。

从封锁、到口罩、到疫苗、再到学校课程,美国社会撕裂不断升级。《纽约时报》12月26日指出,这部分争斗事实上并不止是关于口罩、学校或疫苗。在很多方面,它实质上彰显了一种更深层次的撕裂,一个社会应该扪心自问最基本的问题:作为一个美国人意味着什么?哪个来掌权?到底什么版本的美国会最后获胜?

“埃尼德自由战士”脸书页面

埃泽尔说:“红衣军已经有效控制了埃尼德的大多数公共机构。”他估计,那些足够关心口罩命令,与在公开会议上发言反对口罩命令的人,在该市5万人口中只占少数。但他们对议会的温和派成员产生了巨大的影响,由于在这个充满防卫和威胁的时刻,与自己阵营的成员作对是很不简单的。

克拉布特里对将来充满期望。她为我们的儿子感到骄傲,她说她的儿子很关心这个国家,还特意1月6日去华盛顿特区听特朗普的演讲。她说,她的儿子去年从高中毕业,但不想上大学,不想“花10万USD来对抗灌输”,他目前在速食餐厅工作,并想向他的同龄人传授爱国主义常识。

“他想纠正世界上的所有错误”,她说。“他说,‘母亲,我没时间去上大学。大家还有一个国家要拯救’”。

7月,“埃尼德自由战士”举办了一周年聚会。“大家成功了吗?” 克拉布特里女性说,“肯定是。由于大家学到了不少。大家教育了一大量人。”

她补充说:“有一大堆人正在认识到,哦,冷漠对大家没好处。看看大家在哪儿。我觉得大家最好醒过来,参与进去。我觉得大家正在觉醒。”

“作为一个美国人意味着什么?”

从封锁、到口罩、到疫苗、再到学校课程,美国国内的冲突不断增加和升级。《纽约时报》称,这部分争斗事实上并不止是关于口罩、学校或疫苗。在很多方面,它实质上彰显了一种更深层次的撕裂,一个社会应该扪心自问的最基本问题:作为一个美国人意味着什么?哪个来掌权?到底什么版本的美国会最后获胜。

研究冲突的社会科学家说,理解冲突并开始摆脱冲突的唯一办法是,研究人类情感的强大洪流,这是真的的驱动力。它包括对缺少归属感的恐惧、被羞辱的刺痛感、真实的或感知到的危机感,与群体行为的强大牵引力。

因为文化、技术、人口和经济的迅速变化,其中一些情绪已经在美国社会蔓延。疫情暴发后,美国人陷入不确定性和孤独感中,科学家发现,这种情绪会被人们在原本没危险的地方看到危险。再加上那些有意挑起冲突的领导人,在最容易的事情上的分歧都可以演变成教派主义。

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研究冲突情绪的社会心理学家埃兰·哈尔佩林说,处于棘手的争斗中的人总是不记得它们是怎么样开始的,但争斗是由一种群体危机感延续的。一个人所属的群体,比如,美国或基督教,是自己的一种延伸,当它在等级规范中的地位发生变化时,大家就会进入防卫状况。

他说:“我的美国身份是我的一个要紧部分,假如忽然出现一个紧急的威胁,某种程度上,这意味着我不知晓我是哪个了。对于我怎么样看待自己,怎么样理解自己来讲,这是一种重要攻击。”

瓦德尔则觉得这与恐惧有关。他说,美国正处于如此一个时刻:那些从刚开始就掌管所有的人,大部分是白人,基督徒,男士,目前不能不推荐控制权。他们关于美国的故事正在遭到挑战。新的版本正在成为主流,而他觉得这具备威胁性。

瓦德尔说:“关于大家在这里干什么,大家在这里教什么,大家在这里的电视上播放什么,你不可以只成为唯一的孤独声音。你不可以再这么做了。这是战斗的地方。”

在“作为一个美国人意味着什么”的争议后,下一步,可能是哪个来书写美国故事。但他不觉得这个国家会在没斗争的状况下渡过难关。

“将来会有一场爆发”,他说,“无论是字面意义上的,还是只不过一个比喻,它都是糟糕的。”

梅丽莎·克拉布特里

克拉布特里称,她在网上研究得越多,就越感觉有大事发生。她说,她得出的结论是政府在误导美国人。为了哪个的利益,她说不上来,或许是药物公司,或许是政客。但无论是那种情况,她感觉一般民众被借助了。

“我不喜欢被愚弄”,克拉布特里说,“我感觉他们在指望大家这部分一般民众变成傻瓜。”

作为一名真诚的基督徒,她觉得广大的美国人,尤其是基督徒,已经把太多的国家管理权交给了一个借助权力的管理阶层。她指责她爸爸妈妈那一代人“不谈宗教和政治”,她说这一立场致使了影响力的丧失。

与此同时,愈加多的少数族裔“占领”了该市,这也成为了当地白人心中的一根刺。数据显示,愈加多的西班牙裔和来自马绍尔群岛的亚裔在埃尼德市安家。1980年,埃尼德市所在的加菲尔德县中,94%的居民为白人。而去年,白每人数下跌至68%。2021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该县在过去十年中经历了全美最大的种族多样性增长之一。

克拉布特里说,她能感觉到,整体上的变化正在加速,这让她感觉自己正在失去我们的国家,这个国家正变成她不认识的样子。

为此,她开始积极参与反对口罩命令,并在脸书上打造了一个名为“埃尼德自由战士”的页面。她还告诉大家要来参加会议,并穿上红色衣服,如此他们就能发现彼此。

就如此,一个小型的反口罩组织诞生了,截至现在,这个组织已经吸纳了1449个成员。2021年7月,当她穿着红色连衣裙走进市议会会议,看到别的人时,她感到紧张,但也非常兴奋。

“我只不过想,好吧,大家并不孤单”,她说。“值得如此做。还有更多和我一样这么在乎的人。”

“红衣军”高歌猛进:要拯救国家

而支持口罩的瓦德尔则由于自己立场,遭到了孤立。他7岁的女儿也因此在学校遭人霸凌。瓦德尔说:“在大家选择的这个地方,存在着这种恶意。大家被排斥在大家选择的社区以外。这是一种超现实的感觉。”

提出口罩命令的市议员本·埃泽尔也在邮箱和脸书上收到了警告,有人在他家的草坪上倒垃圾。在一次市议会会议上,一名男子喊道,他知晓埃泽尔住在哪儿。另一次会议也是剑拔弩张,以至于不能不让警察护送他到车上。

2021年12月,市议会终于艰难通过了一项口罩命令。

然而,斗争到此远没有结束。反对口罩的“自由斗士”却更有活力,一路高歌猛进。今年2月,他们在地方选举中大获全胜,取得了市议会的三个席位,他们还帮四名候选人进入了学校董事会,另有四名候选人进入了图书馆董事会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巨潮资讯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cltzcwz.com/caijing/20211227/1083.html

本文标签:
相关文章